跳過主要內容
首頁
  
寶光建德全球資訊網 > 人生小品文件庫 > OOL011  

永不退色的珍珠項鍊

王明淑小姐



  老家鄰居住著一位年長的接生婆,不論年紀有多大,附近的人都叫她:先生媽(意指醫生的媽媽)。爸爸常說,母親和小弟的命,是她那留學日本九州醫學院博士的兒子和她一手救起來的,牠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。她的兒媳定居東京執業,六個孫子女都在美國各有一番好事業,唯獨她寡居鄉下,種種苗圃、爬爬山、散步……日子過得悠閒。她經常會到我家來看看,與小弟、母親聊聊,好似這個生命她必須關懷,直到永遠。有時聽她述說產房裏種種危機與突發狀況,卻總能在她靈敏的判斷下,及時化險為夷。那劇情猶如○○七的膽顫心驚,也許我從事護理工作,或多或少因感染她那股救人的慈懷與精神所致。總之,她就像女神般,在我們家塑造了不朽的地位;雖然我不曾見過她穿白衣制服的模樣。我喜歡她來,因為偶而有來自日本包裝美麗,吃起來甜而不膩的糖果;我喜歡她來,因為又可以聽到她講述那段母親如何難產,小弟又如何從一個紫娃娃變成紅潤而有氣息的新生命;我喜歡她來,因為她總會用手撫摸我的頭說:你好乖,以後長大學護理,像阿媽一樣當產婆,因為除了她從來沒有人能夠這樣肯定我可以讀書;我喜歡她來,因為她會帶我去朋友果園採蓮霧、水梨,然後我可以到附近原住民遺留下的洞穴玩捉迷藏、爬樹幹;我喜歡她來,因為牠是我永遠的女神,她雖然各個子孫有成,卻從不依靠,甘願自己過著恬淡的田園生活,自得其樂。我常常仰望著她,說:阿媽:我跟佛租觀音菩薩祈求,希望長大像你一樣偉大。她仍是笑一笑,瞇著慈祥的老花眼,撫摸我的頭,說:乖!乖!
  長大後,我果真如願考上護理學校,那時她年事已大,來家裏的次數也漸行減少,我的課業也愈來愈繁重而疏於和她話家常。
  一天夜裹,她突然央請管理員廖伯仔來家裏敲門,要我帶著血壓計去幫她量一量,而當時的學識淺薄,一聽高血壓,這有可能會導致中風,甚至喪命,其把我嚇軟了腿,然而爸爸的催促聲,使我不能再有一絲遲疑猶豫,我們飛快的到了她家,見她通紅的臉頰,微弱的聲音叫著:乖乖,你來了……阿媽不痛快……血壓的確是稍高,發燒感冒更是誘因。給她吃了常備葯後,她不安的央求我可不可以陪她,她願意給我零用錢,爸爸不必等我點頭連聲說:當然當然,你是我們家的救命恩人,明淑也是你疼惜大的,以後就讓她晚上過來陪你好了,為你量血壓什麼的。我也順勢點頭說:是啊:是啊:其實內心其有說不出的恐慌,巴不得牠的博士醫生兒子趕快回來。就這樣,我每天回家沐浴完,便逕赴她家,她喜歡在髮髻上插幾朵含笑,我也總能體貼的從庭院摘幾朵送給她。
  就這樣我們相處個把月,她說我就像牠的孫女般,以後出嫁要給我辦嫁妝。期間曾看過她的兒子、媳婦和一些日本朋友,寒暄過後,日本人很快走了,聽說要去住國賓飯店,博士兄子有許多演講和會議耍趕場,只留下媳婦暫時住下,服侍飯菜,可是她們談話中有微妙的感覺,令我說不出的奇怪,現在想想,那也許即是現代所言婆媳之間
  那年暑假,牠的小孫子也回來了,修的是電腦資訊碩士,帥帥的,卻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傲氣,而我這種鄉下特有的士味,益發襯托出他的高不可攀。他純粹回台度假,阿媽總是跟前跟後嘮叨著娶妻要注意,人品要好,家世要清高,長相要福氣順眼加美妙,談吐更不能落俗套,學歷當然要一等一的好……他總是一連串的Yes! Yes! Yes! 而頭直搖,我才知道美國教育原來是這般搖頭晃腦,臉上堆滿笑。
  是年冬天她將房子賣給建設公司要重新規劃蓋大樓,於是搬到復橋旁自地自建的大樓裏,我因在外實習而不再聯絡,只是偶而電話問候。
  畢業後我順利考上馬偕護士工作,在經驗中,開始能融和她曾說的種種險況歷程,她仍然是我心目中迄立不搖的女神。也曾經鼓勵我出國參與沙烏地阿拉伯醫療服務團,以爭取歐遊擴展視野,然而因我的戀家與身為老大的責任感使然,未曾考慮。
  我們終究因地緣的不便而疏於聯絡。直到有一天,她來到家裏,顯得格外蒼老,依然和父親話從前。她把我叫到房間,我們一起沿床而坐,她拿起皮包一個紅色長繡花錦盒,拉起我的手說:阿媽歲數大了,身體毛病也愈多,孫子們想念我約台灣菜,要我到美國修養長住,我一直以來都當你是阿媽的親孫子,不知道你將來結婚我是否能回得來?我的兩個孫女嫁人都各得到一串珍珠項鍊,當然你也不能例外,雖然我不一定能夠見到未來的孫婿,但希望將來你的婚姻就如同這串美麗的珍珠那樣光澤圓滿。珍珠在牠的一片慈心祝福中,掛上我頸項,而我的雙手顫抖,兩眼朦朧擒著淚水,哽咽難以言語,她拍拍我,習慣的摸著我的頭,還是那句話:「乖!乖!你長大了,也當了護士了,雖然你沒有學到阿媽那套接生的好工夫,但畢竟你也是一個好護士,將來你會嫁人,也會有小孩,我像是看到年輕時的自已,在你身上重現,只要你認真,在你年老像我這般時,也會有說不完病人的故事和值得感動的回憶。乖乖!認真的走下去,累了!倦了!拿起珍珠來看看,不論我在那裏?在美國或在天上,我為你祝福鼓勵,加油吧!孩子……」此時眼淚奪眶,溼了臉頰,在淚光中有著更大的自我期許,我要做一名好護士,就像阿媽一樣!荏苒光陰,十易寒暑,這串珍珠項鍊我不曾帶著它,也許怕它遭受世俗的侵蝕,也許代表著另一個生命中真實的南丁格爾女神,也許在我年老之後,又將它傳承給未來與我有緣的白衣天使,同樣故事在另一個時空裡,再次重演。
  我曾試著與其聯絡,卻毫無結果,也許她已九十幾歲,甚至逾百歲了,也許她已……這串珍珠雖然色澤有些泛黃,有人說:它也許只是一串塑膠珠子,一文不值,也許它只不過是地攤的便宜貨,但對我來說,這串珍珠是無價的,是永不褪色的,是專家不能鑑定的一串珍貴寶貝。代表了一個兒時夢想的實現與自我肯定,更時時提醒我,境遇如何多變,只要常保純潔的心,珍惜因緣,必可走出聖潔光澤自在圓滿的人生。

搜尋
中華民國.臺灣台中市石岡區九房里建德街8號
Tel:886-4-25723176 │ Fax:886-4-25721740 │ E-mail:webmaster@bgjd.org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