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過主要內容
首頁
  
寶光建德全球資訊網 > 法音宣流資源 > COTD011  

生命中的訊息(上)

陳國鎮



  我是一個學科學的人,一直對科學非常的陶醉,可是我今天要講的內容,卻與佛法有很密切的關係:很多人知道我所學的背景時,都用許許多多有問號的眼光看我,他們不知道我是怎麼走過來的。要走過這一段路,實在是不容易,在這二十幾年裡,也讓我稍稍改行了一些,從我最喜歡的物理學,改到醫學以及生命科學有關的範圍,這完全不是我原先所想像的樣子,但我卻改得非常的心甘情願,不僅是心甘情願,而且是非常的快樂。
  剛才施前人說他去看一位道親,道親很感動,哭得很傷心,這位道親一哭一發汗,什麼病都好了。這裡面是什麼原因呢?其實是一種歡喜,這種歡喜又是什麼?我把這二十年來所接觸到的一些與這件事相關的東西,讓大家作參考。大家會從生活的經驗裡面想起曾經有過這些東西,每天你都和它親近,甚至我們將來還要借著它修行成道,這些東西也只在最近十幾年我才開始認識它,現在我一層一層地說出來。
  有人問我為什麼去學佛,我學佛當然是有因緣,第一個因緣就是為了健康,當時我讀完博士,身體非常不好,去教書的時候,教兩個小時的書,要趕快回宿舍去休息兩個小時,那時對自己的未來,沒有信心也沒有希望。後來有機會去練了氣功,發覺身體是可以改善的。可是在練習氣功的過程裡面,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情,什麼奇怪的事情呢?就是可以感覺得到別人的變化,這與我們的心有很大的關係,剛才施前人一再地說:「山要端正,心要收斂」。這句話是絕對正確的,這也是人生最重要的事。等一下我也要一直強調這句話。這不是只有少數講佛法的人或修道的人才要這樣做,而是每一個人都要這樣想這樣做。
  學了氣功之後,身體便好多了,後來我要出國留學,那時母親的身體不是很好,平時都是我在照顧她的健康,可是我現在要出國怎麼辦,我左想右想,有一天突然想到,是不是可以遙控,我想要遙控我母親的健康。你們想想,要從美國遙控臺灣,是不是一件很難的事?可是我地想到:這是一個地球。我並沒有離開這個地球啊。就這麼一想,參加了一次演講,演講的人就是後來我的老師,他說可以遙控,我就去跟著他學,學了以後,那一年出國,我真的就用這個方法遙控我母親的健康。那一年我母親從來沒有一天生過病,以前還常生病,我發現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。在我出國的時候,已經快要四十歲了,在國外非常想家,非常想小孩,有時我也會從美國看看家裡的情況,居然可以看到家裡在做什麼。有一天我問他們是不是到公園去玩或去逛街,他們說:有啊,你怎麼會知道:還有一次更有趣,我問他們某一天中午要出門是不是天氣很不好?他們說:是啊!又問:某一天中午你們吃海帶湯是不是?他們說對,對,對。你們看看,我才心一動就心想事成,如果當時我動的是一個歹念,說不定馬上就會碰到壞事或劫難,所以心一定耍正,心如果不正,受害最深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。我們常說:「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,」菩薩知道起心動念會影響多麼深遠,非常可怕,稍有一點偏差,將後患無窮,所以菩薩非常注意到自己的心。可是眾生搞不清楚,只有等到果報來的時候,才開始緊張,這時已經來不及了。所以修道學佛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心。
  這顆心有多少用途?用途非常的多。什麼用途呢?你稍微把傳道、辦道、學佛等等事惰好好看一看,會發現大概分作三種:第一種是怎麼明瞭自己的這顆心,怎麼明瞭自己的生命。自己明瞭之後,又很希望別人也明瞭,自己覺悟之後,更希望別人也覺悟。為什麼會這樣想,因為一顆覺悟的心是一顆非常快樂的心,那個生命是有光彩、有熱力的生命,所以你會自動地很想去送給別人,就好像你心中的燈火點亮以後,就會照亮周圍的世界,點燃了自己的世界,也點燃了別人的世界。這樣的心,這樣的修法,在佛教裡稱之為「普覺」,「覺」就是了解自己的心,了解自己的生命。
  當你了解之後,也希望更多人也能了解,當別人都了解的時候,那種喜悅是大家一起共享的。今天大家來到這裡,就已經有這樣的心了。這是一個很自然的心態,當你發覺有些人還沒有辦法做到的時候,你還會去幫助他。你去幫助他不是出於任何一個人的強迫,不是出於任何人的命令,也不是因為妳做這件事有多少功德,而是很自動地幫他,既是幫自己,也是幫別人,這一種法門到處都可以看到,這就叫做「普渡」。
  其實每個人天生都有這種生命力,有些人看到別人做好事的力量不夠,還會去幫他把這件事完成,看到別人好,他心中更歡喜,教孩子的人把孩子教得更好,照顧得更好, 這種希望大家都過得非常愉快,都在美好愉快中成長的心,就叫做「普濟」。
  佛法與道不外乎這三者,這三者沒有先後,也沒有那個重要那個不重要的分別。三者是一體巧妙的運用,要怎麼運用,要看當時的情形需要什麼,用對了就是巧妙。這一次來新馬地區,前兩天在新加坡的佛堂演講,講完之後,林點傳師非常有智慧地點出(大學)裡的一段話:「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」。我們說真正的老師稱之為「明師」,而不是「名師」,這就是明師能讓我們「覺」。「道」與「德」是不同的層次,「道」是原始真正的東西,「德」是這個原始真正的東西所表現出來的妙用,這個妙用能表現出來就是「普覺」,它廣大無邊,澈底究竟,推己及人,是一種非常偉大的表現。「在親民」就是普渡,把所有的人都看作是自己的兄弟姊妹一般,先渡自己,再渡別人,有動力才會有這個「親」。一貫道的朋友稱之為「道親」,是很有道理的稱謂。稱「一貫道」,而不叫「一貫德」,也是很高明的命名。最後一句話最可愛,「在止於至善」,「至善」就是完美無缺,不論內在或外在,都表現得恰如其分,也就是現在人所說的「真善美」。要做到真善美,家庭要照顧,親戚也要照顧,所有的事都不能荒廢,所有的事都要做到盡善盡美,到處都能滋潤到。(大學)上「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」的這段話,就是「普覺」、「普渡」與「普濟」。也正因為如此,所以施前人有先見之明,決定耍辦大學,只有(大學)這種思想,才能成為大學。

搜尋
中華民國.臺灣台中市石岡區九房里建德街8號
Tel:886-4-25723176 │ Fax:886-4-25721740 │ E-mail:webmaster@bgjd.org.tw